史話》堂弟「冒犯聖顏」(劉良升)

史話》堂弟「冒犯聖顏」(劉良升)

我要找回她
妖孽奶爸在都市
我独自满级重生

1976年9月11日毛澤東逝世,北京清華大學師生教職員在天安門廣場悼念。(合衆國際社攝)

去年的耶誕佳節,住在離我們家60公里外的堂弟首次在衆家人間,以微信披露一件曾經令他毛骨悚然,致終生難忘的烏龍事件,這也爲近來在中國大陸,某些人士鼓吹應該慶祝毛誕(毛澤東主席誕辰爲12月26日)以取代聖誕之說,添加了一段小插曲。

堂弟爲十一伯的幺子。1948年在北京就學的十一伯爲一名思想前進的左派大學生,曾寄送多本赤色書籍供在南京念高中的父親閱讀,並慫恿父親不要追隨國民政府「敗退」的腳步,此舉着實讓當年對政治並不敏銳的父親惶恐困惑。隔年,十一伯隨着原國府華北軍政首長傅作義上將的和平起義,投入了所謂「新中國」的懷抱,而父親則與學校南撤,自廣州坐船來到了臺灣,從此這兩位自小嬉戲在一塊兒,且常在學業上互相砥礪的堂兄弟,走入了不同的政治陣營,也失去聯繫了30多年。

十一伯終生秉持「民爲貴,君爲輕」的民主思維,對國共兩黨政治人物的造神運動尤其不以爲然,這種論點深深影響了堂弟。

空间传送

1976年9月,堂弟於放學後,前往十伯父(十一伯的親哥哥)家。在路上經過一個政府機關時,隔着窗戶可見機關的廳堂內,聚集了一大羣人低頭站立着,且似乎隱約有哀樂傳出。堂弟一時之間並未放在心上。

大咖天后邀幸运粉丝直播 他当众放送18禁不雅影片全网震惊

當堂弟抵達十伯家,十伯正在聽收音機,廣播頻道中傳出「中共中央,全國人大,中央軍委」的內容,且播音員的聲音沉重肅穆,氣氛凝重。堂弟開始回顧先前路過機關建築時的所見,聯想到可能有重要政治人物過世,連忙問「誰死了?」十伯打斷了堂弟的提問,繼續專心聆聽廣播的播送。一直到「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」和「偉大領袖,偉大導師」的內容傳出時,堂弟方纔猛然覺醒是毛澤東主席逝世了。

堂弟雖然瞬時感到震驚,但也無太大反應。即便一直隨着大流高喊「毛主席萬歲」,不過常年在家中受父親,也就是我的十一伯的薰陶,總覺得毛主席也是吃五穀雜糧的凡人,終究避不開生老病死的人生歷程。後來十伯買了一份報紙回來,報紙頭版上有一張毛主席的遺照,堂弟也湊着搶過報紙先睹爲快,可是一不留神竟然把報紙撕成兩半,而且斷開的部分恰巧經過毛主席遺照的頸部和前胸的位置。十伯大驚,直說「你闖大禍了!這可是要槍斃的呀!」堂弟時年6歲,少不更事,卻能體察事態嚴重,立馬嚇傻愣住了,冷汗直流。

所幸十伯父很鎮定地四處觀望,低調地將損毀的報紙放到一隻容器之上將其點燃,兩人在忐忑不安的心境下,凝視着毛主席的遺像和報紙在火光中化作灰燼,十伯再將殘灰置於公共廁所的馬桶內沖走,那幅驚心動魄的場景,至今還讓堂弟歷歷在目!

堂弟文末還提及他曾在大陸演員姜昆的相聲段子中,獲悉在文化大革命之際,某人用報紙墊在椅子上並踩在上頭,不料報紙背面竟有林彪副主席的肖像,那人爲此受到了無數的批鬥。堂弟心想自己的政治問題比那人嚴重多多了,

堂弟這則帖子在家族內的微信羣中登載,自然免不了接受在紐約的堂哥和我的揶揄,訕笑他的「愚行」在封建帝制時期可是大逆不道,要株連九族的呀!倘使如此,家族羣內的衆親人均無法身免。不過回首過去,放眼未來,免除恐懼的自由既是人類的基本人權,還寄語兩岸的領導人,能夠力行政治改革,順應民主潮流,讓堂弟這種「神經質的」經歷,永遠地化作歷史的塵埃和灰燼吧!

经典赛》中市府官员加油队来了!球衣亮相号码藏玄机

彰化139县道「死亡弯道」逞快爽一时 裁罚案件强力执行中

黄韵涵接任高雄青工总会长 盼年轻世代加入改变国民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