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「桐島聰」病逝:極左派通緝犯的醫院死前告白?

日本「桐島聰」病逝:極左派通緝犯的醫院死前告白?

左爲1975年桐島聰舊居、右爲日本街頭桐島聰通緝海報。 圖/美聯社、法新社

日本「桐島聰」病逝:極左派通緝犯的醫院死前告白?

「生命的最後,我想以『桐島聰』的身分離開。」日本逃亡49年的通緝犯——桐島聰——在上週於神奈川的醫院身分曝光後,警方已展開調查。結果短短4天,在今天1月29日上午,這名自稱「桐島聰」的70歲男性已於醫院中病逝,此前他向警方表示,自己用假名逃亡生活多年,在癌症末期的生命盡頭,想以桐島聰的真實身分離開人間。截至目前爲止,警方對其身分的調查內容爲何?半世紀以來,桐島聰過着什麼樣的生活?而這位死去的病患,又真的是當年參與炸彈恐攻的桐島聰本人嗎?

▌前情提要:〈亡命半世紀:日本極左恐怖份子「桐島聰」落網〉

桐島聰是日本逃亡49年的通緝犯,過去在1972年參加極左派暴力集團「東亞反日武裝戰線」,涉嫌參與了組織犯下的連續炸彈恐怖攻擊。桐島聰因爲其中一件1975年4月在東京銀座的「韓國產業經濟研究所」大樓安裝炸彈,被警方以違反日本全國爆裂物取締罰則而通緝。因爲長年都沒有桐島聰落網的消息,他的通緝海報也隨之成爲日本街頭、甚至是觀光客都印象深刻的「最熟悉的通緝犯肖像」之一。直到2024年的1月26日,一名神奈川縣70歲男子,在醫院中被發現是「桐島聰本人」,警方開始介入調查。

民众党尾牙没邀蔡壁如掀波 林浊水提2事酸柯P

在上週這位自稱桐島聰的病患身分曝光後,警方先是緊急進行搜查,儘管就年齡來說符合桐島聰的歲數,但仍然要做更準確的DNA鑑定。就在26日當天,警方已經向外界透露這條消息,一時之間日本新聞媒體和網路社羣,也就出現了「桐島聰落網」的一系列號外新聞。

圖/歐新社

但最讓外界疑惑的是,逃亡將近半世紀,桐島聰是怎麼生活的?用什麼身分?又是爲什麼會進到神奈川的醫院,進而讓身分曝光?

就在各種疑問還沒解答的時候,1月29日上午,警方就證實這位被認爲是桐島聰的男性,已經在醫院中病逝,享壽70歲;從身分曝光到死亡,前後只有短短4天。

根據日本警視廳的初步調查,桐島聰在被通緝後逃亡到神奈川縣,並化名爲「內田洋」(うちだひろし),1980年代開始在神奈川縣藤沢市的一間土木建設公司工作,推算當時年齡25、26歲左右(桐島聰1954年出生)。跟外界一般會想像「通緝犯到處移動以避免身分被察覺」不同,桐島聰卻是長年來一直都待在神奈川,周遭也沒有人發現任何異樣,公司的同事們暱稱他叫「小內」(うっちゃん),警方詢問同事的說法,也是「和大家都相處融洽,沒有什麼異樣」。

不過微妙的是,進入土木建設公司的桐島聰,旁人的回憶裡說從來沒有看過他操作過重型機械或駕駛車輛。箇中原因,推測很有可能是桐島聰並沒有「內田洋」的假身分證,雖然有假名卻沒辦法以此申請任何證照。

截至目前爲止的警方調查資料,桐島聰沒有任何出境紀錄,49年來幾乎都待在神奈川縣。《朝日新聞》循線找到他日常生活周遭認識的人,試圖建構他此前的生活樣貌——這位大家認識的「內田洋」,時常會在下班後繼續穿着工作服,前往藤沢市車站附近的餐廳喝啤酒、吃東西,外型上他還是戴着眼鏡,上排牙齒少了一顆。

一名店長向《朝日新聞》說,他總是一個人去泡錢湯洗澡,洗完後一個人來喝酒,大概喝個2、3千日圓差不多(約新臺幣420~630元左右)就回家了。根據店長的回憶,「內田洋」說話溫柔,談論裡從來沒有政治話題,反倒是對於音樂很是熟悉,特別是1960~1970年代的搖滾樂和靈魂樂,以及靈魂樂教父——詹姆士.布朗(James Joseph Brown, Jr.)更爲鍾情。如果地方上有相關音樂活動,內田洋也會跑去參加。

其實從音樂的選擇上,可以看出桐島聰1970年代參與左翼運動的年代,那時候的西洋搖滾樂、靈魂樂,正是感染一代青年學生的重要文化現象(當然,也有的認爲是一種文化殖民、必須與之對抗)。

品观点|南山人寿首创「癌症重粒子治疗」保障 减轻精准医疗自费压力

1975年桐島聰住在東京中野區的舊居。 圖/美聯社

柯营提蓝白「先辩论再比民调」?最新网路民调狂倒一边

1975年桐島聰住在東京中野區的舊居。 圖/美聯社

不過儘管與人爲善,但化名內田洋的桐島聰,人際關係似乎不太緊密,鮮少有人對其生活細節有深入瞭解,《朝日新聞》找到了一位曾去過他家的朋友,回憶到他在公司附近的住處,印象中堆滿雜物和書籍,但這已經是10年前的事了。

打破日常的變化就在2024年1月。和桐島聰同一間公司的職員山口勝,在經過自宅附近時看到這位「內田洋」,身體相當不適、需要幫助的樣子,山口協助他回到住處,幫忙叫了救護車,送進了神奈川縣鎌倉市的醫院。在此之後發生的事件,就是內田洋的身分,被曝光是當年的通緝犯桐島聰。

不让「矽盾」变脆弱!经济学人:台用这几招强化半导体优势

醫院方的說法,內田洋入院時並沒有攜帶任何證件,只說自己的名字叫內田洋。實際上,當時他的身體健康已經相當惡化,檢測出是胃癌末期,處於重病的狀態。1月25日,這位內田洋主動向院方醫師告知:

东海大学 连4年私校第一

「我就是桐島聰。我希望在生命的最後,以『桐島聰』的身分離開。」

可能是自覺來日無多,桐島聰主動告知之下由院方通報警察後,警方隨即進入醫院調查。根據警視廳的說法,就外型身體特徵、年齡而言,確實符合桐島聰的紀錄,但仍需要做更準確的DNA鑑定,只是因爲時隔已久、桐島當初並沒有指紋紀錄、警方也需要準備鑑定採樣的資料,恐怕會需要更多時間才能真正確認,眼前這位70歲的老人,是否真的就是桐島聰。

圖/歐新社

未料調查還沒有更多進展,這位自稱桐島聰的男性就病逝於醫院。警視廳目前最新的說法,也只能對外表示:他是桐島聰本人的可能性很高,但還無法100%斷定。而當年追查此案的前搜查官向《NHK》表示,多年來始終沒有直接有利的證據和線索,找到桐島聰本人的下落,如今最有可能的人已死去,既然無法由法律制裁、此案真相或許也從此難以釐清。

桐島聰當年涉入的案件是1975年4月,於東京銀座的「韓國產業經濟研究所」大樓設置炸彈,儘管無人傷亡,但這是當時極左暴力組織「東亞反日武裝戰線」犯下的一系列針對日本大企業的連續炸彈攻擊事件,對社會造成相當大的恐慌。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桐島聰,是否也有涉入其他相關事件,參與的過程細節又是如何?現在可能都成爲難解之謎。

東亞反日武裝戰線在1975年被警方通緝後,一直到1982年間陸續抓捕了9名成員,其中2人因犯下造成8人死亡、376人受傷的「三菱重工爆炸案」而判處死刑、3人有期徒刑,還有1人被捕後自殺,剩下另外3人則逃亡海外,並且加入另一支被國際通緝的極左派武裝團體「日本赤軍」,與赤軍合流的亡命者之中——佐佐木規夫、大道寺凌子——這兩個人目前仍下落生死不明。

罕见!不靠海南投水里今首度「送肉粽」生人回避 完整路线曝光

因爲新聞事件的曝光,在神奈川縣當地也引發騷動,曾經與這位內田洋相處過的人們,都表示難以置信,「完全想不到,他就是當年的恐怖炸彈犯」。目前尚未得知桐島聰是否有留下文字資紀錄,或是其他關於自己生活、當年案件的線索,而其身分究竟是不是桐島聰,一切都還有待警方的下一步公開。

童话村落变菜市场!台湾团客乱小合掌村 小孩打雪球大战

搖曳馬娘(賽馬娘四格) 椛島洋介

投身毒物科 致力国际崭露头角

圖/法新社

美网》首位会外赛冠军! 英18岁小将拉杜卡努创纪录